Logo 2 Logo 3
咨询电话:400 9900 766 028-68398866
美籍华人漂洋过海到银海眼科医院求医经历

2018-04-04

世人都说美国的医学最发达,只有中国人向美国人学习先进的医学知识、到美国做最先进的医学治疗。如果有人反对,那一定会被认为是疯了、或脑子进水了!最近,来自美国波士顿的美籍华人刘姨的求医治病经历,就给我们上了深深的一课。

一、反复的病情

今年59岁的刘姨出国工作和生活已经二十余年了,先后去过欧洲、非洲、中东、北美和南美洲旅游,目前长期定居于美国波士顿。她在美国工作顺利、丈夫在一家大公司上班,有着稳定的工作,女儿也在一家科技公司上班,一家人和谐幸福,但直到去年7月份的一纸诊断书将她拉回残酷的现实。在一个专业机构做了一次简单眼部按摩后,出现左眼疼痛和视力模糊。紧急到波士顿当地一家大医院眼科就诊为“左眼球穿通伤和外伤性视网膜脱离”。就在就诊的过程中,左眼视力迅速下降,有大片黑影遮挡,严重影响了正常的生活。迫于失明的恐惧,当时就在那家医院住院,接受了手术治疗。

 一住院,医生和护士的热情接待和耐心解释,加上一流的医院环境,让刘姨满怀信心,憧憬着小手术很快就好的美景。手术后医生告诉她:手术是“左眼玻璃体切割和惰性气体填充术”,手术顺利,需要在家静养。刘姨遵照医嘱,在家按时滴眼药和保持体位。满以为手术后就能复明的刘姨等来的却是视力刚好点,接着又下降,伴随着眼部不适和眼球变软。再到医院复诊时,主刀医生告诉刘姨:“视网膜又脱离了,要再次手术”。如同晴天霹雳,前次伤痛未愈又添新魔,这次刘姨的精神完全被击垮了!

aaa

万般无奈,只得再次接受现实。再次住院后,医生给她做了4个小时手术,行了 “左眼玻璃体切割、白内障摘除、硅油填充、人工晶体植入术”。挺过了4个小时的长时间手术,还有漫长的术后卧位强制体位,这些对意志坚强的刘姨都不算什么。而最受不了的打击是第二次术后第四天,主刀医师告诉刘姨,她的视网膜又开始脱离,嘱她注意体位休息,定期复诊。刘姨虽然是读医出生,但已长期没有在临床工作了,原来做的也不是眼科,所以对视网膜脱离手术是一窍不通。

就在一个月前,再去那家医院复诊,医生告诉她:“你的眼底疤痕严重,牵拉视网膜脱离,不能再做手术了”。她多方咨询得知,硅油长时间不取出,会在眼内变质、出现并发症。医生竟告诉她,美国的硅油质量好,不会变质,可永久地放在眼内。医生的告知,如同宣读死刑书。怎么办?两次手术并没有使刘姨的病情好转,视网膜脱离非但没有治愈,视力却是越来越差,仅能见到眼前手影晃动。因为多次手术和必须卧床休息,刘姨为此连工作都辞掉了。正在刘姨对她的眼病十分无助和焦虑之时,有人提醒何不回国试试。在同乡的提示下,她慕名给大洋彼岸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开启了一段21世纪万里求医传奇。

aaa

二、病情的背后是无奈

刘姨总觉得与美国医生在病情的交流上不畅通。她介绍说,在美国做手术,一般做完后,医生会让患者立刻出院。由于美国医疗费用价格高昂,住院费用更是异常昂贵,所以患者多是采取医疗保险的方式就医。保险公司为减少费用支出,一般会让患者在术后马上出院,这就造成术后恢复情况无法及时反馈到医生处,往往错过最佳观察和治疗时间。这种闭塞的医患交流通道,对于国内医学科班出身的刘姨,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一只眼的失明和视网膜脱离将伴随刘姨后半生病情,这种阴影和打击,让刘姨几乎患上抑郁症。刘姨在美国投的是高级医疗保险,就医和看病都不用自己出钱,但忧虑地是美国已经无人可以治疗她的疾病。

三、归国就医

3月27日,经过了二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刘姨落地成都,成都中医大银海眼科医院医疗质量总监、眼底病外科主任,原广州中山眼科中心和北京同仁眼科中心著名眼底病专家刘文教授早已为她安排好了病床和做好了一切准备。当天刘文教授就给刘姨做了详细的检查,并制定了一整套详尽的手术方案,次日为刘姨实施了全玻璃体切除手术。3月28日下午,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奋战,刘姨视网膜脱离终于复位了。

aaa

术后,眼底病区的医生和护士对远道而来手术的刘姨进行了精心的围手术期医疗和护理,刘姨已经成功地度过了手术后眼内出血和青光眼术后早期并发症期。原来的眼底疤痕已经完全被切除,原来的黄斑裂孔已经变小和闭合,刘姨患病眼视力已经恢复到0.04。刘姨的病情正在稳定的恢复过程中,这个好消息让刘姨心情特别舒畅,她已迫不及待地想回到美国告诉她的家人了。

四、病情简介

在采访刘文教授时,他介绍说:“视网膜脱离是严重危害视力的疾病,一经确诊,需及时处理。采取正确的手术方法非常重要。回顾刘姨在美国的整个治疗经过,不得不说存在一些瑕疵。据刘姨说,第一次经治医生告诉她是一个小的针眼穿通口,又是急症入院,那么按我的经验,做个外路手术就行了,而美国的医生却选择了复杂的玻璃体手术。这一发就不可收拾,玻璃体手术的并发症带来了晶状体混浊、脉络膜脱离(低眼压)和更严重的视网膜脱离。所以,在美国的第二次手术十分复杂,做了4个小时,又造成了眼内的更大损伤(我们术中见下方大象限视网膜切除),术后眼内增生严重(就是疤痕),牵拉视网膜脱离。即使硅油填充也不起作用。更让人不可理解地是刘姨的经治医生竟在视网膜未复位告知患者不能再手术了!”。

aaa

A:第三次手术前,原视网膜切除部位(星)后缘和其他部位疤痕增生(箭头),牵拉黄斑裂孔形成(箭)和视网膜脱离;B:手术后第5天,视网膜平复,黄斑裂孔形态已不清楚(箭),视网膜疤痕已经清除,可见白色激光斑(箭头);C:手术前黄斑切面检查,黄斑裂孔和视网膜脱离(箭);D:手术后第5天,黄斑裂孔闭合,缺损区一层膜形成(箭),视网膜脱离复位

“我们的手术经历说明,即使最发达的美国,医疗水平也不一定是最好的。在眼底病手术方面,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银海眼科医院的诊疗水平可以说是国内外最好的。我们有这个自信、也有这个能力、我们希望能服务于更多像刘姨一样的患者。”刘教授补充到。这正是:“旧时西方月更明,当今东方露光明,归国就医成趋势,银海技术远渡洋。”

aaa






版权所有:成都中医大银海眼科医院 ©2017蜀ICP备16014830号-1

关闭

})